扶蔺

不定期产粮,长期摸鱼,杂食党……

关于自家女儿的番外(一)

十一月十八日
今天是诊所开张的日子。
我和夏婉合资开了这家诊所,用来帮助那些有心理疾病的人。
不过说来奇怪,小婉一直盯着诊所的招牌,像是在想什么事情一样,我还以为是她想爸妈了,就安慰了几句,没想到她直接走开了,真是奇怪。
“怜悯……是没用的东西……”
真是奇怪啊。
不过……被抛弃的孩子,都是这样吗?总感觉,小婉藏着些心事没说呢。

十一月二十四日
今天迎来了诊所的第一百位患者。
居然是个小孩子,大概才初中吧。不过这么小的孩子,进行催眠治疗会损伤大脑吧,不知道小婉是怎么想的。
站在治疗室外看着小婉为那孩子催眠,我突然想起了前几天刚接这生意时的情景。

“您好这里是心理诊所,请问有什么能帮您吗?”
我刚路过她办公室时就听见了这句话,所以我悄悄躲在门外,听着声音。
“……是这样啊,但是,小孩子进行催眠治疗会损伤大脑啊,你……决定了?”
什么?小孩子进行催眠治疗……
“既然这样,那么,请您在两天后来诊所吧,谢谢您的支持。”
夏婉是疯了吧,居然要给小孩子催眠,不怕被起诉吗……
“喂冰坨子,你听见了?”
我回过神时,小婉站在了我身旁。
“呃……你确定要给初中生催眠?”
“那又怎样。”
我看见她试图掩盖紧张的玩头发。
“你不怕出事?”
“能出什么事?你别忘了我们到底是做什么的。”
“诊所?呵,笑话,你当时好像也答应了我吧?不会阻止我做任何事。”
…………
…………
“生来就是在刀口上舔血的人,又怎会轻易放下戒备。”

我记得那天我们俩谈了很多,最后的一句话,她骂了我。
“哟冰坨子,又蹲墙角啊。”
“……你怎么出来了。”
我看了一眼治疗室里的那孩子,汗水打湿了她的额发,看样子似乎正经历着不小的痛苦。
“你给那孩子做的什么催眠。”
“不多,只是她要求的深度催眠而已。”
我看见她眼睛里闪烁着光芒,用追星女孩子的话来说,大概就是‘眼睛里有星光’吧。
“冰坨子,做完这单生意,就该换地方了。”
“我知道,东西都基本上打包好了。”
“那就好。”
她又勾唇笑笑,眼里却带着不明的意味,我承认,我开始后悔跟她合伙了。

十二月五日
果然不出所料,在我们被通缉的前一天,夏婉就搞定了所有事情,之后,我们就搬到了邻市。
到新诊所时,她特别高兴的开始搬东西,好像解脱了什么束缚的小鸟高兴的飞在笼子里。
“冰坨子,你怎么不搬啊?”
她看起来很不高兴,但只有我知道,她才是那个最好的伪装者。
所以从这时候,我开始怀疑她的身份。
一般人,不可能有这样的力量,能把警察都哄住。
所以啊……小婉,
你到底是谁?
“檀洲,你想知道我是谁?”
她突然靠过来,一双眼睛无神的盯着我。
看来我刚才都说出来了。
“是,我想知道,你到底是谁。”
刚刚自己靠过来的她在此刻却突然走开,转身给了我一个笑容。
“想知道?等诊所有了第三百名顾客再说吧。”

一月一日
自从那天开始,我天天数着进店的患者。
只为了知道她是谁。
“不觉得你自己很可笑吗?”
耳边突然多了我陌生的声音。
“呵,我是谁可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是谁。”
我下意识的看向了夏婉,她正笑着和其他人玩,美好的仿佛三月的太阳。
“是吗?如果我告诉你她是杀人犯,你还会这样想吗?”
那个声音冷笑着,说出了让我震惊的话语。
你别想挑拨我和小婉!我在心里和他叫嚣着,但他却永久的沉默了。
我的心里乱的像团麻,丝毫没注意到,第三百位顾客已经离开诊所。
“檀洲,之前的承诺,我说话算数。”
“答应告诉你的真相,我会一一奉还。”
不知为何,我看着她,心里居然有了她会离开的感觉。
一定是我想多了……

二月二日
她走了。
无影无踪。
我曾幻想过无数次这样的场景,却从未想过她会选择这样离去。
我待在她曾用过的房间里,试图寻找一丝她曾在的痕迹。
可惜,什么都没有。
只留下了一封信。
“檀洲,我很抱歉,选择这样离开。”
“但我必须这样做。”
“因为我是杀人犯,我不能连累你。”
“那年就是因为我杀了人,才会被赶出家门。”
“但我没有被判罪,如你所说,我是个优秀的伪装者。我装作自己从未杀过人,骗过了当年所有的人。”
“诊所就当我的愧疚送给你的赠礼好了。”
“只愿今生,永不再相见。”

【酒茨】陪你到尽头

大概两个多月没码酒茨文了,这次是温柔吞×失忆茨
我知道梗老但还是想写
太久没写有些脑子发蒙
不喜勿喷,食用愉快!
--------------------------

他最终还是失忆了。

酒吞童子设想过无数的可能性,比如他会醒来,和自己重归于好。又或者是就这样躺在那里,让他照顾一辈子。

但却从未想过他会不记得自己。

站在身侧的晴明一脸无奈,说着那些千篇一律的话,使他心里更加烦躁。

既然说过要给他最好的未来,怎么此刻就放松了。
难道不应该努力帮助他吗。

和酒吞童子面对面站着的八百比丘尼似笑非笑的望着他,眼里有转瞬一逝的嘲笑,笑他连努力都没有过,就如此颓废。

可他已经没有再多的力气去守护了。

阖上眼,第一次觉得自己是如此的无力,连想要保护的人都保护不了。

忽然颈上感受到吹来的暖风,睁眼便看见了那对毫无杂质的鎏金色眼眸微笑的望着他。

竟觉得呼吸都急促了不少。

他们说,你是我们的王,我们大家都应该为了你肝脑涂地,但我记得好像不是这样。
他这样说。

…我是他们的王,可我只是你的朋友,这点你能记住,对吧?

嗯……那你是只属于我的朋友?

是啊……

那我称你为挚友吧!

……好

不知为何,眼前这个纯良的茨木童子,让他恍惚间想起了失忆前的那个茨木童子。

彼时的茨木童子,虽然只有一只手臂,却拥有着能够和他媲美的力量。作为大江山二把手,他也和酒吞童子一样,是踩着无数尸骨的无冕之王。但他总是敛了自己身上的戾气,陪着酒吞跑东跑西。

在酒吞童子因为那个女人而消极逃避之时,他挑起了肩负整个大江山的责任,却又不停的劝说酒吞童子不要因为一个女人毁了自己的前途。

可那终归只是回忆。

眼前这人,忘记了曾经的一切,却只记得他。

真是令人可笑。
若是因为失忆忘记一切,又怎么可能记得他酒吞童子?这一定是假的吧?只是为了考验他,会不会就此抛弃茨木?

如果是,他宁愿不要。
不要那个令他心烦意乱的茨木童子失忆,也许……他还会吐露自己的心意……

可世上没有如果。

八百比丘尼仿佛能读懂他的心声,开口道。

如果真的不想后悔,那就珍惜现在,给他美好的回忆。

是啊……

酒吞心里想着,紧紧的抱住了身前的人。

如果这是天意,那他就与天赌一把。

就算是老天,又能奈他何?

妖的一生还很长,他不介意就这样陪着茨木走下去。

走到那尽头,只与他相守。

【阴阳师】夜行白昼(预告)

第一个长篇连载,悬疑类型,大概就是晴明和他的除暴安良小分队(?)不喜勿喷
大概会在暑假完结吧,我会努力更新的!
cp向不定,也许会什么都有?(笑)
每周六更新,要记得我这个小透明写手呢~
-----------------------------------------
十月农忙,空气中弥漫着甜蜜的稻香

看似平静的背后,隐藏着扭曲的人性

当麦田中悄然弥漫着血腥……

当村民之间开始互相猜忌……

当真正的凶手悄然而至……

究竟是你选择神,还是神选择你?

伟大的神,请你给予一丝宽慰!

带领我们寻找真正的光明!

【酒茨】揽桃华

     应该算是520节贺吧……
   
    梗的来源大概就是自己练习的时候突然想到的,“诶茨木跳舞会怎样啊应该很好看吧”
    就这之类的脑洞吧……最后就克制不住写出来了
   (如有雷同,算我输)
    虽然我文笔渣,但还是祝大家食用愉快!
-----------------------------------------------------------

       五月二十日。
        又是一个虐狗的节日! 安静坐在庭院中的大天狗此刻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散发的气场更是可以把其他妖怪逼退三里。
       
       大天狗正气闷的时候,看见同寮的战友茨木童子走出院子,准备往街上走。
      “茨木童子,你出去做什么?”大天狗问。
       “大天狗啊,我听说平安京街上有教人舞蹈的神社,我打算去看看。”
       “今天好像有晚会,妖刀姬那女人说若是给吾友献舞一支,吾友说不定会喜欢……”
       “对,吾友一定会喜欢!”
          茨木嘟囔着离开了。
          这俩家伙又开始了!  大天狗心里乱糟糟一团,起身回了房。

         仲夏的风微微带着些燥意,睡了半晌的酒吞童子起来的时候,便看见院子里多了个大舞台(?)
        “大天狗,这是干什么?”酒吞看见坐在树上的大天狗,走过去问道。
       “今天的庆典活动。”
       “……茨木呢?”
       “说是要给你个惊喜。”
       “是吗……”
  
        直到活动结束,酒吞都没见着茨木。
       “酒吞童子大人,茨木大人让我叫您去寮外的桃花林。”负责善后工作的樱花妖走来,眼含笑意的看着面前的鬼王。
        “我知道了。”
        “这小子,又想干嘛……”
          待到酒吞进入桃花林时,只看见一名白发女子坐在树林里。
        “喂,茨木!你叫本大爷过来干嘛?”
          茨木不答,心里想着在神社中学到的的舞步,开始跳起舞来。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桃花林中起舞的人儿,比起那飘零的落花,竟还要美艳几分。
        酒吞站在一旁,也是一副看呆的样子。
       
        一曲终,本有些兴奋的茨木突然开始结巴起来:“挚……挚友,吾跳的好看吗?”
       “凑合吧。”
       “这样吗……”
        被嫌弃的茨木正被自己犯傻的行为羞的抬不起头,下一秒却被酒吞拦腰抱起。
       “挚友你要干什么!?”
       “我又不会弄疼你,怕什么?”
        夜风悄然拂起,吹散一地落花,让这光景好看了几分。
        夜,还很漫长。

用手机戳出来的……我只想说手好痛

其实我想上色,但上色毁画就停手了ง(ˇﻌˇ)ง

画了好几天的临摹,这种速度自己都嫌弃😒

槐月末时青桃小,自是柑橘徐徐香。

五月初夏凉,夏草微绿颜